夜猫子

这个人很懒,啥都没写

夜雨声烦在孤舟:

原po:黄口小儿


本来想明天写的,算了。今天就说清楚吧。
B站就是想艹热度艹流量艹用户,用心良苦且险恶。这个投票活动从头到尾都充斥着内幕两个字。
他们要的,就是噱头。
而这个噱头,自然要有特大爆点。
上升到的道德层面越高爆点越多。
明天,晴明对黄少天。
晴明赢了,【日本人在国漫场登顶】
全职粉阴阳师粉疯撕,就这个话题而言极可能上热搜,引来一堆路人。
黄少天赢了,【中国人保住了脸面】
全职粉联合其他粉狂欢,阴阳师各种膈应,两方继续撕得腥风血雨。
这堆路人里,如果有喜欢参战角色的,会干什么?
为了明年养小号。
为了明年买小号。
赚的难道还能是流失全职粉的阴阳师游戏?赚的难道还能是惹恼了阴阳师的全职高手?
都不是。只是b站。
你们两家撕得越疯闹得越大它越开心。
很明显,更有爆点的是第一种结果。
晴明胜利。
官方下场是原罪吗?
并不是,早先阴阳师的战斗力并不算非常强,转折点就在于那个小节奏。
鲤鱼精输给唐柔之后某全职粉到阴阳师的贴吧里骂"鲤鱼屎都给你打出来""鲤鱼精是什么十八线小角色""阴阳师玩家猪狗不如"。
然后阴阳师玩家触底反击。
两家都不认为自己错了,拿着自己的不完整理由撕逼。
全职粉不会在形势一片大好,自己角色没有阵亡的情况下去惹怒超强战斗力。
谁不知道游戏玩家多。
然而疑点在于,到底这个人是其他角色的粉为了挑拨离间披皮黑角色呢,还是b站弄出去的人带的节奏。
起先我偏向前者。
然而我想通了一个事,切入点是张新杰。
B站想搞互撕的情节,并不是在八强之后(阴阳师和全职撕逼以后)才弄出来,而是一早就盘算得清清楚楚。
既然早就在下棋,那么这种挑起战争的不确定性因素就是他们掌握之中的。
为什么说张新杰是关键点。
因为我上一条分析过,分组都要持平战力来耗真爱票,但是张新杰被周泽楷二倍杀,而且他家真爱票早就被掏空。
我昨天没有搞懂这个事,我分析的时候是按另外三个分组说事然后把这个定为了排除法之后的组别。
但是这是在张新杰入选的前提条件下。
如果说,b站从头到尾都不想让他入八强呢?
换句话说,是没料到他能进八强。
去年张新杰的成绩并不理想,也输给王权。
而今年的王也(海选最高得票人员)和他磕上,然后诸葛青(差点保种)和他。
懂了吗。
一人才播完,而且追番人数高于全职特别篇,冯宝宝的票数遥遥领先,b站以为王也能让他出局。
但是张副挺过去了。
然后b站这玩意儿又搞了什么事呢?把诸葛青分给他。
也青cp多能打大家又不是不知道。
王也家肯定也死命投诸葛青。
所以在b站最初计划里,张副不会晋级。
之后的情况就是,诸葛青八强磕周泽楷。
一切都清晰明了了。
一人全职撕逼,狐妖全职撕逼,全职渊源最深死磕次数最多原著里也是对家的两个人内战。
让全职家惹一身骚回来。
晴明胜利。
这才是终极目的。
说白了博关注。
而b站已经做到了一半。
cv老师下场带了一堆萌新。
全职联动蔡徐坤,阴阳师联动五月天。
所以我现在基本确定,那个节奏是b站带的。
全职粉和秃子不要撕了!!!!!
不要撕了!!!!
不要撕了!!!!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鹬蚌相争渔人得利两家都不懂吗?
隔岸观火顺手牵羊都不懂吗?
B站吃相难看是很可怕,但是你们只注意着对方碗里的吃食只会互相落下骂名。
全职粉和路人说【阴阳师脸大如盆】
秃子们和路人说【全职粉不摇碧莲】
B站笑了,用户都来评论区愉快地玩耍叭!
我可去你妈的叭。
————————这里是我的分割线——————


还是秦时那边的粉看的明白,唉……
给天哥砸完真爱我就佛了
大家加油

我放点屁

🎏:

那什么第二季开播我不求别的
就求求你们弹幕不要狂刷角色名,什么一大片绿色的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那种
我见一个举报一个蟹蟹
你ky你脑抽你来场激情撕逼我都不管你,你刷没用的东西挡老子屏幕烧老子CPU我就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
OK我屁放完了,可不可以小蓝手让更多人看到?

所有喜欢凹凸的人都来看看吧,这真的很重要。

小喵Star:

今天我想对所有喜欢凹凸,和喜欢过凹凸的人说些很重要的话。
首先占tag抱歉,但我是真的特别想让所有喜爱凹凸的人看一下这篇文章,希望各位大佬们看完后可以帮忙转发扩散一下。
我今天是想讲一些关于凹凸世界ky的事情。
ky是什么意思,它的意思不是烤鱼,也不是烤鸭。
“ky”是日语“空気が読めない”的缩写,简称ky,常见于B站等弹幕网站。主要没眼色、不会按照当时的气氛和对方的脸色做出合适的反应。
比如说
“啊,今天天气真好”
”是啊是啊”
“呵呵,这天气有什么好的,还不是灰茫茫的全是雾霾,你们是眼瞎了吗?不会看天气预报的吗?”
这是稍微有点严重的ky例子。
当用于网络的时候,ky更像是一种讽刺,恶意吐槽的意思了。
我今天为什么要讲ky,那是因为最近我在许多不同网站上面看到了许多凹凸世界粉丝们的ky。
啊,这怎么可能?都是喜欢凹凸世界的啊怎么可能会ky呢?
你的第一反应可能是这样的⬆️
可我说的ky不是指cp之间的ky,而是凹凸和其他作品的ky。
就有由b站来作为例子吧。
最近不是有很多像读然,蛋黄,bb,孽纸孽,零离,驰,切肤子等许多这些出过手书和mmd的凹凸大佬们,他们的视频播放率基本上都是破10万的,或许不止,20万30万都有。
并且他们所有的作品都在简介,评论或弹幕当中明确的说明了不要在原曲刷任何凹凸相关。
人多,人气高,自然就会有那么一些不懂事的人了。不知道他们是没看见还是什么,反正发出去还不到几个小时,在各大音乐平台,如网易云和qq音乐里的弹幕和评论全被凹凸世界承包了。
或许你们觉得这样子没什么,只是想表明一下凹凸世界又多么的好看,作者太太是多么的厉害什么的。可是这样子的反而是对原曲的不尊重原曲的作者和做手术的太太。
因为这个曲子本身就和其他手书等没有仍和关系,如果一下子突然出现那么多和原曲没有仍和关系的东西之后,所有那个歌曲的原粉丝,歌手,画手书的太太还有那些喜欢凹凸的人都不会这么想。他们只觉得这是一个没素质的人。
记得有次bb太太在lof发过一段话,大致意思是没想到才发出一会儿的时间,原曲就有了许许多多关于凹凸的ky。太太很伤心,希望大家不要再这么做了。
我读完之后心情也十分复杂,真的是没想到,也不开心。尽量的去举报所有刷凹凸的人,去提醒他们。
真的希望大家可以停止一下这种行为了。要刷可以到原本的手书视频上刷,但千万不要去原曲。
还有就是其他方面的ky。
关于其他作品当中,过度刷凹凸和无关人物的人也有很多了。
比如说小马宝莉。我曾看到一个关于彩虹小马的手书,结果才刚点进去,弹幕就被安迷修这几个字给冲翻了。
我也以为这是件很好玩的事情,可当我渐渐往后看弹幕的时候就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了。
后面的弹幕基本上是这个样子的⬇️
“真的到处都是凹凸ky啊“
“怎么现在喜欢凹凸的人都这个样子”
“刷xxx的停止了好吗?”
“现在凹凸简直和xxx一样,像个毒瘤似的”
可能有些弹幕说的是不好听,可是我们是真的错了。
在别的作品下面刷无关人物真的其实是个很不礼貌的行为,这不仅让所有那些曾经喜欢凹凸的人改变了对凹凸的看法
以后他们再看到凹凸的时候,想的就不会是好可爱啊真好看之类的了,第一反应而是喜欢凹凸世界的人真没素质。
也因此这些原因,许许多多的凹凸大佬都退坑了。
我曾经有个好友,她很久以前把我拉进了凹凸这个坑,可当我追完后找她各种聊天的时候,她却只说了一句。
“对不起,我已经退坑了”
是什么让一个曾经跨越宇宙疯狂安利买本cos凹凸的人退坑的呢?
是凹凸世界不好看了吗?
是人物你不喜欢了吗?
其实,都不是。只是因为ky的人太多,她受不了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很迷茫,也很茫然,也真的很伤心。
我爱凹凸世界,我也希望凹凸能变的更好。
可是凹凸的粉丝们还是让我失望了。
但爱它这一点还是不会变的,于是我写了这篇文章,希望可以改变一些不好的事情,让凹凸变的越来越好。
一个人的力量很微妙, 所以我希望各位能多多转发一下,让大家真正领会到这个事情的重要性。
最后,感谢所有读到这里的太太们。
谢谢🙏
最后@手癌B @零离🍸 @孽纸孽 @德育处朗读大师 @天上少颗蛋黄儿 @濑见驰 @切肤子 前面提到了各位太太抱歉。真的很抱歉@了。

江晏 No.1的秋哥吹🌙:

关于“没有马”和“179”,玩梗适度。

“希望看到的小伙伴都能帮我扩一下……
凹凸十月就要开播了,安迷修也会登场。
我真心的希望安哥出场的时候,大家能委屈一下自己,尽可能减少或者不要刷【你没有马】这样以及类似的话。
我不想看到以后入坑的小伙伴,见到安迷修第一点想到的不是【骑士】,而是【没有马】。
我想留下他作为【骑士】的尊严。
拜托了。”
                                       ——来自空间
                                      原作者:骑士并不需要马

    今天在空间看到这条说说,感受颇深。真的希望能有更多人看到这段话,并稍稍反思一下。希望喜欢安哥的大家玩梗适度,更别带有嘲讽色彩。谢谢!截图是我和原作者的谈话,仅代表个人想法和态度。

[中篇旅行向PM同人]心跳存在的地方//Chap.16 云与爱与歌

卵壳:

又一次梦见了在云中穿行之景。但这一次没有纸页、白兔亦或者是黑谷零司出现。我只是一直在云中走着,不停地走,时间不明,目的地不明。
耳边缠绕着歌声,内容是讴歌爱,虚无缥缈,其架势颇有些圣歌的味道。我没有停止步伐,一直往前走,任由那爱的圣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歌声越来越强。
我的身边没有任何生灵,没有什么可以让我倾注感情去“爱”。这点让梦里的我愈发焦虑,被圣歌栖息的头脑指挥着步伐越来越快。
但什么也找不到,除了我,这里只有毫无生命色彩的白色。
纯白的云层上。
未见污浊之物。

与醒来之时看到的大片白色相当。毫无生息,毫无漏洞。即使想要找到其问题所在,结果也必然是哑口无言。
这让我知道自己应当是在医院里。绷带、石膏、输液管和心电图,能够证明我的伤势的东西一样不缺。
我试图在病床上挪动身体。几乎是刚刚指挥身体的同时,疼痛向我卷来,眼前阵阵发黑。这和我被打时感受的疼痛是一般无二的程度,但身在安全的环境里,大脑可以全心全意地接受疼痛,无形之中便也将其放大了几分。
耳边仍然环绕着那首爱的圣歌。我想开口,但喉咙也疼得厉害,无需尝试也知发声将会是一件痛苦的事。
我躺了一会儿,病房的门被打开了。一只粉红色的生物走了进来。
吉利蛋看到我清醒了过来,叫了一声,挥舞着它短短的手和我打招呼。随后,它动作娴熟地开始查看仪器的显示屏,并在纸上记录着数据。
做完这一切,它按下了位于床头——却不是现在浑身剧痛的我能够按到——的呼叫铃。医生和护士在这之后就到了,测量体温、检查、记录,按部就班地进行。
我发现亚列斯站在病房门口是在医生做完检查离开之后。他手里提着一人份的盒饭,站在门边,表现得很安静。医生离开时,他微微侧身让出了道路,然后走入我的房间。风速狗维勒紧随其后,驮着小火龙和百变怪进来了。
在小火龙和百变怪纷纷响起的叫声中,亚列斯将盒饭放在床边的柜子上,随即坐下。“你已经昏迷三天了。”
我张嘴,想要和他说话,但喉咙传来的疼痛让我迟疑了一瞬。亚列斯也看出了我的伤势所在,摆一摆手继续说:“你的伤很严重,我来说就可以了。这次的袭击者是炼影团,想必你也猜到了。”
我点了点头。但与其说是猜到不如说是被告知,不过我也无心在这样的小事上去纠正什么。
“嗓子大约是你尖叫的时候弄坏的,现在相当需要休息。布雷利亚起那么早——没有告诉你吗?我那天带着维勒远行采风,在森林里遇见了你的小火龙和百变怪——随后,从我听见了你的叫声到指挥小火龙制造烟幕解救你,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之久。”
我再度点头表示了解。
“炼影团想要什么,你知道吗?”
我摇头。虽然酒井佐依子明确表现出了对百变怪浓厚的兴趣,但我并不认
亚列斯叹了口气,又说:“好好休息,之后大概会有警局的人来询问你——不用紧张,我会在旁边的。”
我的脑海里仍然环绕着虚无缥缈的圣歌,内容是讴歌爱。在白色的云层之上。
他走到门边,带上门的前一刻说:“……我去给你买粥。”
——未见污浊之物。

警察来得比想象中的快得多。亚列斯刚刚提着我的午饭回来,警察后脚就到。我于是一边用伤势比较轻的右手拿着勺子舀粥,一边听警察询问问题。
“我叫黑崎零一。”来的警察只有一个,看容貌完全是个刚刚成年的男孩儿,比我大不了多少。银灰色的短发,颇为值得一看的——蓝绿色的眼睛。
我点头。暂时仍无法开口说话让我非常苦恼。黑崎零一似乎也考虑到了这一点,往下询问的问题都能以点头和摇头回答。
他的速度非常快,例行公事的问答很快就结束了。我继续吃粥,亚列斯在一边安静地等待,而他将笔录整理了一番,重新看了一遍——随后放下。
他如释重负般地露出一个笑容,之前公事公办的气质立马消失得无影无踪:“呼——终于结束了。那么现在,来一场私人性质的聊天好了。”
“可以么?”一旁的亚列斯忽而出声。我明白他的意思,扭头看向他点了点头。亚列斯也回以点头,默不作声地出去了。
我转头再度看向黑崎零一。
“我的名字是不是很容易让你联想到谁呢?”
我点头。的确,他的名字和黑谷零司有两个字是重复的、并且都在同一个位置。从他刚开始介绍时,我的脑子里就被涌现出来的那个男人的影子和爱的圣歌占据。
“说实话,我第一次和黑谷零司见面的时候也挺惊讶的。不过我和那家伙根本不一样,光是体型就完全比不上。”他手掌向下,举在自己头上,做出比划的动作,“你的事情已经打电话告诉他了——猜猜他的反应?”
完全猜不到。我眨了眨眼睛。
“跟平时碰到案件没什么两样——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好,我知道了。你先处理一下。’”黑崎零一板着一张脸刻意压低声线活灵活现地学着黑谷零司的语气。这让我的心情奇妙地好了起来。
他看见我笑,不知道是不是误解了我的意思,总之也愉悦地笑了出来:“很傻对吧?”
我点头表示赞同。
“不仅如此,这个人还很烦。前些天三更半夜突然打电话给我,和我絮絮叨叨说碰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小家伙。”黑崎零一继续说,“我于是开了录音倒头就睡,早上起来发现他竟然抱着电话兴致勃勃地一直说到天亮。”
“说了那么多——所以,想和他通电话吗?”
我纠结许久,还是接过了黑崎零一刚刚拨通的电话。
“喂,零一,什么事?”那男人在那一头问道,停顿了一会儿又说,“乐鲤怎么样了?”
我不说话,任由他又说了几句。
“喂?喂喂?”
“是不是信号不好,你怎么不说话?”
“喂——”
“喂,”我开口了,声音是令人难以想象的沙哑,疼痛果不其然传来。我咳嗽了两声,才使喉咙里的痛痒减轻了些。
“黑谷,是我。”
“……乐鲤。”安静两秒之后,他叫了一声。
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毫无缘由地,我感到有眼泪从我的眼眶里涌了出来,顺着脸颊一路落下,从温热变得冰凉。像离水的鱼,张大嘴惊惶地想要汲取维持生命的元素。
黑谷零司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不断传过来,可我根本无法回答他。
手机被拿走了。黑崎零一站起身,压低声音对着电话说了什么。我听不清,记不清楚。
“……我先走了。好好休息。”
“对了,电话号码我留在床头了。以后如果遇到性/骚/扰也可以call我,我很擅长处理这类案件。”
无暇顾及。
我的耳边环绕着爱的圣歌,心脏被一块一块掰碎扔下云端。
纯白的云端之上。
真的存在歌颂着爱的神圣殿堂吗?
全然不见污浊之物。

To Be Continued.

-

算了算,大概十五万字吧全文,算是小长篇,说中篇有点不恰当了(
感冒了超不爽,头昏脑胀(
关于这一章,掉眼泪纯属意外,本来没这么写的打算的!!!
鲤鲤发现自己和黑谷打电话居然委屈得掉眼泪,整个人都不好了。有点发现自己喜欢对方……????
写得我自己也有点不明所以,大概是男神新歌听多了(

烟叶:

啊啊啊啊啊啊打call!

R粥:

挥舞尻棒!!!

程式:

雷安合志《Supernova 超新星》一宣

万(si)众(dao)瞩(lin)目(tou)的日子终于到来了——

1p文本试阅+staff,2p漫画试阅+说明,3-5p是你们可能会想要的图,我帮你们做好了,记得感谢我【。】

这是一条可以转发的lof,求扩散宣传,致谢。